伊朗巨富涉腐被判处死刑
 
 
 

      3月6日,伊朗司法机构发言人侯赛因·穆塞尼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该国亿万富翁巴巴克·赞贾尼和另外两名被告因欺诈、洗钱、经济犯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据报道,42岁的赞贾尼侵吞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的原油交易款。

  金字塔尖的巨富一朝沦为阶下囚,甚至可能丢掉性命,赞贾尼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有媒体注意到,此次判决发生在西方各国解除对伊朗多年的经济制裁后不久。一家阿拉伯国家媒体称,经济制裁对伊朗而言并不公正,但其统治阶层中的腐败分子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

  1 “我们不知道他是英雄还是骗子”

  3月6日,曾被伊朗人视为传奇人物的赞贾尼被指控犯有“尘世的腐败”罪名,依照该国法律被判处死刑。据伊朗电视台报道,他在2013年12月30日被捕,曾因欺诈、洗钱、挪用公款等指控被判处监禁两年。

  赞贾尼向媒体承认,他从2010年起利用在阿联酋、土耳其和马来西亚的公司代表伊朗政府出售数百万桶石油,而国际制裁让他无法交还拖欠政府的12亿美元。但在最近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检方表示,赞贾尼仍欠伊朗政府27亿美元巨款。

  “对赞贾尼及另外两名涉嫌石油案被告的判决已经下发。”司法部门发言人格拉姆·艾热伊告诉媒体,另两名被告是赞贾尼的商业伙伴,英国籍伊朗人马赫迪·沙姆斯和伊朗人哈米德·法拉赫·赫拉韦,他们还要被处以相当于涉案金额1/4的罚款。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赞贾尼的辩护团队一致表示,只要他获释并被准许接触其商业网络,就能归还所有拖欠款项。死刑判决似乎意味着,这种解决方案已不太可能实现。但被告仍有权对死刑提出上诉。

  赞贾尼的律师告诉媒体,政府给了赞贾尼一年时间来解决债务问题,但在限定日期4个月前就逮捕了他。“当局的承诺没任何效果,他们可能一夜之间改变想法。”她说,起诉赞贾尼是出于“政治动机”,“事实上,赞贾尼只是个银行家和商人,而且过去20年来一直在为政府奉献。”

  媒体称,赞贾尼始终没放弃为自己的清白抗争。他自认为在伊朗经济困难时期立下过汗马功劳,甚至曾自诩为“一个英雄,一个伊斯兰革命中拯救政府的经济战战士”。2013年接受他国媒体采访时,他声称“我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做生意”。

  “在某种程度上,这家伙在伊朗经济环境最困难的时期帮助了伊朗,凭借杰出的商业才能,他比其他人做得更快更好。”关注赞贾尼多年的伊朗保卫民主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埃马努埃莱告诉媒体。

  赞贾尼的商业帝国多年来是伊朗人津津乐道的传说。“在伊朗,一夜暴富的人被认为很可疑。”伊朗经济学家穆罕默德·霍舍赫雷告诉媒体,“老实说,我们不知道他是英雄还是骗子。”

  有人相信赞贾尼是个英雄。他乐于分享自己的财富,曾为陷入困境的电影导演注资数百万美元。2013年,伊朗两家报纸的读者投票将他选为年度人物的第三名,仅次于总统和外交部长。

  但对于大多数伊朗人而言,赞贾尼象征着腐败在这个国家高层的渗透之深。当普通人在货币贬值40%、牛奶价格翻番的困境中苦苦挣扎时,他忙着炫耀自己的劳力士手表、豪华轿车和在私人飞机前摆姿势拍照片,这无疑为他招来了不少怨恨。

  2 在经济制裁期间为伊朗卖石油,也有不少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在众人看来,1974年3月21日在德黑兰普通工人家庭出生的赞贾尼天生是块做生意的料。上世纪80年代,年仅十几岁的他初涉商界,在集市上兜售蔬菜、干果和廉价珠宝,学做羊毛皮生意。1999年大学毕业后,他成了伊朗央行行长的司机,并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做起了外汇交易,每天入账1.7万美元,赚得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赞贾尼用这些钱开始做速溶咖啡和牙膏的进口生意,并抓住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涉足利润丰厚的石油。据一家网站报道,当时,伊朗革命卫队控制的工程公司拿到了价值9000万美元的石油销售合同,赞贾尼则利用自己的海外关系提供渠道。这么做当然并不容易,他需要同时得到4位内阁部长的支持。

  在伊朗遭受国际制裁期间,赞贾尼帮助政府以迂回方式绕过西方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出售石油,创造了175亿美元的急需收入。他也在这个过程中为自己积累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财富,扬名国内外。与此同时,他也欠下了巨额债务。

  据媒体调查,赞贾尼在马来西亚的纳闽岛将装着数百万桶石油的游轮插上其他国家的旗帜,总计向海外买家运送了超过2400万桶石油。他还收购了马来西亚第一伊斯兰投资银行的股份,利用其转移资金,几天就赚到了4000万美元。当然,他从中浑水摸鱼以中饱私囊。

  多年来,赞贾尼在商界混得如鱼得水,不仅创办了伊朗最大的商业集团之一Sorinet Group,还拥有一家航空公司和一支足球队。总部设在阿联酋的Sorinet号称旗下有60多家公司、1.7万名员工,经营范围涉及化妆品、金融业、酒店管理、房地产、基础设施、商业航空、信息技术、建筑材料等多个领域。

  据媒体报道,作为伊朗最富有的商人之一,赞贾尼与政界高层关系密切,经常被拍到与高官同进同出的画面。他本人也行事高调,开一辆黑色豪车,戴着价值3万美元的手表,居住在高档社区的豪宅中。就在2013年被捕前不久,他还向伊朗一家杂志炫耀自己拥有135亿美元资产。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上帝的帮助之下。我的生命中充满了奇迹。”赞贾尼告诉该杂志,“这可能难以置信,但上帝在我一生中都在帮我。”但很快,他的好运气似乎用尽了。

  2012年底,欧盟因妨碍经济制裁对赞贾尼个人进行处罚,美国于次年4月紧随其后。由于无法转移资金,赞贾尼开始付不起政府的石油账单。对他打击最大的是2013年8月,伊朗的政治风向发生了转变,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为争取改革派的选票做出了一系列承诺,其中就有大力反腐。3个月后,赞贾尼被指控窃取国家27亿美元资金。

  3 巨贪被判死刑后仍有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自赞贾尼2013年12月被捕以来,伊朗社交媒体上对这一丑闻的争论一直没有止息。据伊朗阿夫塔新闻社报道,赞贾尼获判死刑的消息传出后,舆论反应不一,有人认为只惩罚赞贾尼而忽略他背后的人十分荒谬,也有数十人坚称法律无权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作为对赞贾尼量刑的回应,鲁哈尼在脸谱网上写道:“宣判他死刑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人们想知道的是这27亿美元到底去哪儿了?是谁在支持他?谁为他创造了一个可以积累财富的环境?为什么他可以出售国家的石油?别人为什么给他这个特权?”

  与世界大国达成核协议为伊朗能源部门铺平道路后,石油部长赞加内开始大肆批评赞贾尼。他敦促投资者直接与政府接触,避免与第三方打交道。“我们鄙视腐败的寄生虫,在这种情况下都想要吸血。”他告诉媒体,“我建议外国公司远离这些除了欺诈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鲁哈尼清楚地知道,在其政权内部仍有黑手躲在这一判决背后,有人利用赞贾尼积累财富和权力,并在一定时间内继续掌权。腐败的绝不仅仅是赞贾尼,更是将他当替罪羊推到台前的幕后黑手。

  密切关注赞贾尼丑闻的土耳其经济学家纳德尔·哈比比告诉半岛电视台,这桩丑闻已经深入蔓延至伊朗和土耳其的政治领域,涉及“伊朗政府复杂的洗钱计划”,他的命运与伊朗保守派、改革派之间的斗争有着密切联系。

  法院公开审理赞贾尼,显然有杀鸡儆猴的意味。据媒体报道,鲁哈尼此前曾下令政府打击金融腐败,特别是在前政府执政期间“利用经济制裁”牟利的“特权人物”。

  有媒体分析称,赞贾尼被判处死刑正值伊朗与西方签署协议,逐渐摆脱长期经济制裁之际。今年1月,国际社会解除了对伊朗的制裁。根据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预测,截至3月底,伊朗每日石油出口量增加至200万桶。

  半岛电视台称,赞贾尼被自己为之服务的政权送上断头台,既不令人惊讶,也不会令反腐人士感到欣慰。这并非伊朗政府第一次高调反腐。2014年5月,伊朗亿万富翁商人马哈法伊德阿米尔·霍斯拉维被指控在银行高管帮助下伪造信用证明从伊朗最大的银行贷款,在涉案金额26亿美元的贪腐案中扮演重要角色被判处死刑,并很快被执行绞刑。

  针对外界传言如果赞贾尼在返还被他贪污的钱时表现良好,可以考虑给他减刑的说法,伊朗司法部长称,“无论何时看到银行账户里的钱,我们都会认为他在配合。”他告诉伊朗学生通讯社,“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他合作的迹象。”

  “每日野兽”网站则认为,判处赞贾尼死刑可能无法让伊朗政府拿到钱,但它可能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曾让他富可敌国的经济制裁已经结束。就在赞贾尼收到判决书的同一天,第一批伊朗石油顺利抵达欧洲。(中国纪检监察报特约记者 高珮莙)

 
 
中共明溪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明溪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三明市明溪县民主路9号政府大院   电话:0598-2810376   闽ICP备10204319号
欢迎登陆本站,您是本站第 410061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福州掌控软件开发有限公司